当前位置: >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爱心筹案例 > 新闻详情

爱心筹驰援10万 帮三岁孩子打败嗜血小恶魔

“每当孩子问我什么时间能回家的时候,我都告诉他,只要他使劲,把身体里的恶魔打败就可以回家了……”这样的对话,吕芬娥几乎天天都要和自己的孩子说一遍甚至好几遍,虽然鼓励儿子战胜身体里的小恶魔,但什么时候才能打败恶魔,两岁多的孩子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健康,吕芬娥心里真的没有一点底。

吕芬娥和老公都来自农村,两人是一对大学毕业无房无车就裸婚的85后,婚后一年,也就是2014年2月,两人的宝贝小淘气(孩子小名)诞生了,孩子的到来给两人带来了更大动力,吕芬娥辞职在家带孩子,老公在外努力打拼,用微薄的收入勉强支应着这个家,“我们的日子虽不富裕却很温馨,老公努力工作,孩子健康成长,我们相信肯定会越来越好,甚至还畅想过几年在城市里买套房子安个家……”

但是吕芬娥这美好的小愿望,却因为孩子的病而陷入破灭,即将进入幼儿园开始快乐童年的小淘气,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接受各种药物的治疗,承受着这个年纪本不应该承受的痛苦,只为和一个恶魔作斗争——嗜血细胞综合症。

2016年3月底,小淘气有点低烧,喝退烧药后体温恢复正常,然而药效过去之后又开始高烧,这之后喝药也不能降到正常体温,身上出现出血点,去河北省四院东院就诊住院,不见好转(血小板减少到36,肝脾肿大),转院到河北省儿童医院,医院通过各项检测甚至是骨穿后,确诊小淘气得了EB病毒感染、嗜血细胞综合症,还感染了严重肺炎。

接下来的一个月,小淘气靠输血、输血小板、冷沉淀等血制品、激素、化疗来维持生命体征,“平日活蹦乱跳的孩子躺在病床上,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手脚浮肿,多想生病的是我而不是我的孩子。”看着病床上受折磨的孩子,作为母亲的吕芬娥几近崩溃,第一次感到那么无助和绝望,好在在医院经治疗下,孩子的各项指标慢慢恢复正常,可以出院了,只要口服用药定期复查,就能慢慢恢复到正常人的生活了,夫妻俩感觉阳光又重新照耀这个温馨的小家。

只是让两人没想到的是,出院仅半个月,小淘气又高烧不退,眼睛皮肤出现黄疸,吕芬娥又开始担心,怕孩子不好,再次到医院骨穿和基因检测的结果,让吕芬娥又陷入绝望之中,“孩子嗜血复发了并且有两条基因突变,属于原发嗜血,医生建议去北京做干细胞移植,这是孩子治愈的唯一希望。”夫妻俩只能放下工作,带着孩子几次来往北京儿童医院和北京京都儿童医院,开始了漫长的化疗来控制病情,同时等待合适的骨髓供者,以便尽快配型移植,可能是上天还眷顾着一家人,小淘气最终找到了合适的供者并且对方同意捐赠。

这个消息对于一家人来说,可谓是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,而这“东风”就是钱。“孩子之前两次住院和到目前为止的28周化疗已经花光了我们所有的积蓄……”孩子近一年的治疗,已经让吕芬娥夫妻俩掏光了积攒下的那点钱,而干细胞移植需要五六十万,移植完还要定期检查和抗排异,昂贵的治疗费用成了小淘气康复路上最大的绊脚石。

“如果说孩子治不好,或者没找到合适的骨髓供者,我们也就认了,可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,如果再因为缺钱而耽误孩子,我一辈子也不能原谅自己。”吕芬娥现在只有从亲戚朋友那里凑来的一点钱,离孩子移植的费用相差十万八千里……吕芬娥在好心病友的推荐下,求助爱心筹大病救助平台,为小淘气抓住最后的康复希望,陪孩子度过这一劫难,求助信息发出仅一天时间,近十万爱心款汇聚而来,每一个跳动的数字,都是小淘气康复的希望。

热门评论

大病筹款平台「爱心筹」,成立于2015年底,致力于为中国大病家庭改善医疗资金的支付能力,上线至今,已稳健运营5年,是中国发展速度较快的互联网健康医疗公益平台。

扫一扫,立即发起筹款

不会操作?
马上咨询专属筹款顾问

立即咨询

官方热线电话

4006-526-559

在线咨询

快速回复,在线解答
联系我们

爱心筹驰援10万 帮三岁孩子打败嗜血小恶魔

2018.11.03

“每当孩子问我什么时间能回家的时候,我都告诉他,只要他使劲,把身体里的恶魔打败就可以回家了……”这样的对话,吕芬娥几乎天天都要和自己的孩子说一遍甚至好几遍,虽然鼓励儿子战胜身体里的小恶魔,但什么时候才能打败恶魔,两岁多的孩子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健康,吕芬娥心里真的没有一点底。

吕芬娥和老公都来自农村,两人是一对大学毕业无房无车就裸婚的85后,婚后一年,也就是2014年2月,两人的宝贝小淘气(孩子小名)诞生了,孩子的到来给两人带来了更大动力,吕芬娥辞职在家带孩子,老公在外努力打拼,用微薄的收入勉强支应着这个家,“我们的日子虽不富裕却很温馨,老公努力工作,孩子健康成长,我们相信肯定会越来越好,甚至还畅想过几年在城市里买套房子安个家……”

但是吕芬娥这美好的小愿望,却因为孩子的病而陷入破灭,即将进入幼儿园开始快乐童年的小淘气,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接受各种药物的治疗,承受着这个年纪本不应该承受的痛苦,只为和一个恶魔作斗争——嗜血细胞综合症。

2016年3月底,小淘气有点低烧,喝退烧药后体温恢复正常,然而药效过去之后又开始高烧,这之后喝药也不能降到正常体温,身上出现出血点,去河北省四院东院就诊住院,不见好转(血小板减少到36,肝脾肿大),转院到河北省儿童医院,医院通过各项检测甚至是骨穿后,确诊小淘气得了EB病毒感染、嗜血细胞综合症,还感染了严重肺炎。

接下来的一个月,小淘气靠输血、输血小板、冷沉淀等血制品、激素、化疗来维持生命体征,“平日活蹦乱跳的孩子躺在病床上,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手脚浮肿,多想生病的是我而不是我的孩子。”看着病床上受折磨的孩子,作为母亲的吕芬娥几近崩溃,第一次感到那么无助和绝望,好在在医院经治疗下,孩子的各项指标慢慢恢复正常,可以出院了,只要口服用药定期复查,就能慢慢恢复到正常人的生活了,夫妻俩感觉阳光又重新照耀这个温馨的小家。

只是让两人没想到的是,出院仅半个月,小淘气又高烧不退,眼睛皮肤出现黄疸,吕芬娥又开始担心,怕孩子不好,再次到医院骨穿和基因检测的结果,让吕芬娥又陷入绝望之中,“孩子嗜血复发了并且有两条基因突变,属于原发嗜血,医生建议去北京做干细胞移植,这是孩子治愈的唯一希望。”夫妻俩只能放下工作,带着孩子几次来往北京儿童医院和北京京都儿童医院,开始了漫长的化疗来控制病情,同时等待合适的骨髓供者,以便尽快配型移植,可能是上天还眷顾着一家人,小淘气最终找到了合适的供者并且对方同意捐赠。

这个消息对于一家人来说,可谓是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,而这“东风”就是钱。“孩子之前两次住院和到目前为止的28周化疗已经花光了我们所有的积蓄……”孩子近一年的治疗,已经让吕芬娥夫妻俩掏光了积攒下的那点钱,而干细胞移植需要五六十万,移植完还要定期检查和抗排异,昂贵的治疗费用成了小淘气康复路上最大的绊脚石。

“如果说孩子治不好,或者没找到合适的骨髓供者,我们也就认了,可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,如果再因为缺钱而耽误孩子,我一辈子也不能原谅自己。”吕芬娥现在只有从亲戚朋友那里凑来的一点钱,离孩子移植的费用相差十万八千里……吕芬娥在好心病友的推荐下,求助爱心筹大病救助平台,为小淘气抓住最后的康复希望,陪孩子度过这一劫难,求助信息发出仅一天时间,近十万爱心款汇聚而来,每一个跳动的数字,都是小淘气康复的希望。

大病筹款平台「爱心筹」,成立于2015年底,致力于为中国大病家庭改善医疗资金的支付能力,上线至今,已稳健运营5年,是中国发展速度较快的互联网健康医疗公益平台。

其他用户也关心